當前位置:網站首頁 - 會際交流 - 論我國人民防空建設的發展戰略
論我國人民防空建設的發展戰略
 在戰爭情況下對城市的防護分為城防和民防兩部分,在我國,民防是以人民防空為主,以防空襲為主要任務,通稱人防。

作者:童林旭
                        
                        
  1 概 述
  在戰爭情況下對城市的防護分為城防和民防兩部分,在我國,民防是以人民防空為主,以防空襲為主要任務,通稱人防。人防既是一個戰略性問題,又有很多具體工作要做。作為戰略問題,在什么時期采取什么樣的戰略,與國家的國防實力和所處的國際政治及地理環境有直接的關系,因而應隨國內外形勢的變化不斷進行相應的調整,以期最大限度地減輕城市在空襲中的損失和破壞。
  建國后,經過幾十年的努力,我國的人防建設已經取得令世人矚目的成就。但是應當說,當前在我國國防戰略已發生明顯變化的情況下,作為國防的組成部分,人防建設基本上仍在沿襲70年代和80年代的戰略,許多防護標準和防護措施已不適應現代高科技局部戰爭的需要,存在一定程度的僵化傾向。《人民防空法》的頒布,還沒有從根本上改變這種局面,因此亟需在《人民防空法》的指導下,開展關于人防建設發展戰略問題的研究,在取得共識的基礎上,確定戰略調整的方向和內容,并逐步加以實施,把我國的城市人民防空戰略建立在科學、準確、靈活、現實的基礎上。
                        
  2 我國人防建設面臨的新形勢
  2.1 國際政治格局的根本性變化
  第二次世界大戰的結束和中國革命的勝利,曾經使國際戰略形勢與戰前相比發生了根本的變化,形成了不同社會制度的兩大對立陣營。在這四十幾年中,全面冷戰和局部熱戰從未中止,在五十年代初和六十年代初,曾出現過世界大戰的嚴重危險。到七十年代中期,由于前蘇聯與美國在軍事上取得了大體上的均勢,世界核戰爭的可能性趨于減小,核威懾下的常規戰爭成為戰爭的主要形式。在此期間,科學技術的進步使武器性能有了很大的改進,對一定時期的戰略和戰術也產生了影響。
  發生在80年代末期和90年代初期的東歐國家社會制度的改變和前蘇聯的解體,使二次大戰結束四十多年以后國際戰略形勢又一次發生了根本性的變化,這次變化的直接結果表現為:
  (1) 東西方對立陣營完全消失,冷戰時代徹底結束,在歐洲發生全面戰爭的可能性已大為減小。
  (2) 俄羅斯一國的國力已無法與前蘇聯相比,從而失去了與美國全面爭奪世界霸權的能力;雖然在軍事上仍有一定實力,在核武器等方面還可與美國保持大體上的均勢,但美俄發生直接軍事沖突的可能性已經很小。
  (3) 世界多極化的政治格局進一步確立,美國雖得到了稱霸世界的機會,但在多極化的制約下難以實現。
  (4) 中國進一步實施改革開放,向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過渡,在政治、經濟和軍事上對世界資本主義制度不會構成威脅。
  目前,世界政局雖仍在動蕩,所謂世界新秩序尚未最終確立,但從已經顯示出的結果至少可以看出世界政治形勢在以下幾個方面的發展趨勢:
  (1)  世界資本主義經過幾百年的發展,建立起相當穩固的經濟和社會基礎以及緩解內部階級矛盾的自我調節機制,故在殖民時代基本結束后,仍能保持在“低速發展 
  — 蕭條停滯 — 逐步復蘇 — 
  低速發展”這樣一種循環中求得一定的發展,因而需要相對穩定的國內外政治環境。雖然為了維持軍火工業生產仍需經常保持一些所謂熱點地區(即局部戰爭),但從總體上希望保持穩定。美國促使巴以和談,調解南斯拉夫沖突,打擊伊拉克對科威特的侵略,以及出兵索馬里制止內戰等行動,都反映出與過去制造矛盾,挑起沖突而從中取利的做法有了明顯的不同。
  (2)  由于前蘇聯和東歐等許多國家已演變為資本主義制度,和中國實行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使世界范圍內的市場經濟有了很大擴展。這種擴展對于原來的資本主義國家,由于市場的擴大和貿易壁壘的減少而獲得了發展機會;對原來的和現在的社會主義國家,也提供了新的發展機遇。因此,有可能在相當長時期內世界經濟持續發展,國家之間的矛盾一時不致發展到必須通過戰爭解決的程度。
  (3) 今后社會發展的動力主要是各國在經濟和科學技術上的競爭,戰爭已不是解決政治爭端的唯一手段。某一社會制度的存亡,也主要視其在世界經濟競爭中的成敗,依靠暴力手段取得某種社會制度的勝利已經過時。軍備競賽必然要消耗大量財力物力,阻滯經濟的發展,戰爭只能對經濟(包括生命財產)造成破壞,核大戰更會造成難恢復的毀滅。這一點從前蘇聯社會主義制度的失敗可以得到說明。前蘇聯在綜合國力只相當于美國一半的情況下,使軍事實力達到與美國持平,導致經濟難以增長,人民不滿,是使聯盟解體、社會制度變更的主要原因之一。而同時,日本和前西德利用戰后的有利時機,很快成為世界經濟大國,得到了過去發動侵略戰爭所得不到的利益。因此,只有在當前各大國都有削減軍費以改善本國經濟的愿望時,類似“中導協議”和美、俄各自的核武器數量削減軍費以改善本國經濟的愿望時,類似“中導協議”和美、俄各自的核武器數量削減到原來的三分之一等裁軍談判,才有可能取得一些較為現實的成果。現在與完全消除核武器雖還有很大距離,但發生全面核大戰的可能性已大大減小。由于當前世界政治局勢仍在動蕩,有一些情況還不夠明朗,有些國家的發展方向尚難以預料,例如俄國是否有可能發展成另一個超級大國,日本和德國是否會發展成為新的軍事大國,以及有核國家的增多等等。但是上面分析的發展總趨勢是難以逆轉的,世界將獲得一個相當長時間的和平發展時期是大有希望的。
  1.2 現代戰爭的新特點與防御戰略的變化
  在核戰爭危險減弱的同時,未來戰爭的主要形式是核威懾下的常規戰爭,這一點已有所共識,因而對現代和未來常規戰爭的防御問題自然引起了普遍關注。1991年初發生在海灣地區的戰爭是二次大戰后參戰國最多,武器裝備最先進,以大規模空襲為主要打擊方式的局部戰爭,顯示出現代常規戰爭的一些新特點,例如“電子戰”、“隱形戰”、“立體戰”、“夜戰”等,從研究防御戰略的角度看,可歸納為以下幾個值得注意的特點:
  (1) 
  在核武器沒有徹底銷毀和停止制造以前,戰爭的主要形式仍將是核威攝下的常規戰爭,在大范圍內大規模使用大當量核武器的可能性越來越小,核武器已向多功能、高精度、小型化發展,故仍有可能在常規武器進攻不能奏效或不能挽救失敗時不得已而局部使用核武器。海灣戰爭后期當伊拉克準備使用化學武器時,美國曾以核襲擊相威脅,對伊拉克起到了威懾作用而未能使用化學武器。
  (2) 
  現代常規戰爭主要依靠高科技武器進行壓制性的打擊,因而任何目標都難以避免遭到直接命中的打擊;但是另一方面,打擊目標的選擇要比以前更集中,更精確,襲擊所波及的范圍更小。
  (3) 
  從大規模殺傷平民和破壞城市為主要目標的打擊戰略已經過時。用準確的空襲代替陸軍短兵相接式的作戰,以最大限度地減少士兵及平民的傷亡,成為主要打擊戰略,因為過多的人員損失會導致國內反戰情緒的增長,像越南戰爭后期時的美國那樣,對發動戰爭的國家是很不利的。
  (4)
  進行高科技戰爭要付出高昂的代價。海灣戰爭期間,多國部隊的1700架飛機出動近10萬架次,投彈總量達50萬噸,結果僅是對巴格達、巴士拉等少數大城市的重點目標造成相當程度的破壞,在42天戰爭中耗資數百億美元。這種巨額戰爭費用是任何一個國家難以單獨承受的,因而戰爭的規模和持續時間只能是有限的。
  (5) 
  盡管高科技戰爭的打擊準確性高,重點破壞作用大,但仍然是可以防御的。海灣戰爭共進行42天,其中38天為空襲,由于打擊效果不夠理想,一再推遲了步兵進攻的時間。這說明伊拉克方面進行了相當有效的防御,雖因實力懸殊最終不免失敗,但可以看出,如能針對現代常規戰爭的特點進行充分的準備,仍能在相當程度上減少損失,保存實力,甚至有可能一直堅持到對方消耗殆盡而無力進攻時為止。在這方面,地下空間的防護能力,仍被證明是有效的。
  (6) 
  發動高科技的常規戰爭,需要一定時間進行軍事調動和物質準備,必然會顯示出一定征兆而為對方所偵知,保持戰略上的突然襲擊相當困難。海灣戰爭在戰略上實際上已完全公開,雖然在戰役的發動上仍有一定突然性,但防御一方已有足夠的時間進行應戰準備。
                        
  3 對幾個模糊觀念的澄清
  3.1 關于防護對象
  雖然世界上發生核戰爭(全面的或局部的)的可能性并未完全排除,但我國已不是隨時面臨大規模襲擊的危險,因而不論何時何地均應針對核襲擊對城市全面設防的觀念應有所轉變。在當前和未來相當長一個歷史時期內,世界上用經濟和政治手段能解決的問題,除民族沖突外,一般不致訴諸武力。不經具體分析而認為我國始終面臨核戰爭的威脅,實際上是一種不可知論的表現,按照馬列主義的基本觀點,國與國之間大規模戰爭的爆發都不是偶然的,必定受到有關的階級、政治、經濟、社會等多種因素的支配。從我國情況看,在相當長時期內,在經濟上和軍事上不可能對資本主義制度構成客觀威脅,只要我國堅持實行和平外交政策,不稱霸,不搞革命輸出,就基本上不存在資本主義大國對我國發動全面核戰爭的依據;用發動侵略戰爭以圖改變我國社會主義制度是不必要的,也是不可能的。至于在其他國家之間發生核戰爭,我國也完全有可能避免卷入。因此可以說,是否會遭到核進攻,主動權實際上在我國一方。在這樣的認識基礎上,適當改變全面防核武器的城市防護戰略就有了必要。
  3.2 關于軟科學的應用
  現代科技手段對未來的戰場環境進行預測,對于科學地制定城市防護戰略是必要的,近年在我國人防領域中開展的對城市進行毀傷分析等工作,起了積極的作用。但是也應當看到,在國際局勢變化無常,科學技術日新月異的情況下,以現在的認識水平和分析手段去預測幾十年內甚至更長時間以后的戰爭形式、打擊戰略和武器性能,由于可變因素太多,其可信程度是令人懷疑的。例如,預測未來的打擊方向,只能以現在的假想敵為依據,而在國際政治格局中,敵我友相互關系的變化是經常發生卻又難以預測的。再如打擊當量的選擇,與武器性能的改進和打擊戰略的變化有直接關系,如果始終以百萬噸級核彈空爆作為設防標準,就難以反映這些變化。因此,當預測的前提不一定符合實際情況,假設因素又過多時,預測結果不足以作為城市設防的科學依據,反而可能助長盲目依賴預測結果的傾向和從此可以安心的心理,終將誤國誤民。因此,對有些情況,例如對城市某些重點目標的打擊方式和打擊當量,是可以預測的;而對于一些難以準確預測的因素,如防護對象和防護目標等,則應使之模糊化。這樣,我國城市的防護戰略就不宜僅對某一個國家,某一個打擊方向,或某一種武器,而應采取全方位、低標準、大覆蓋面的防護戰略,這可能更有助于適應我國所處的地理位置和國際環境,堅持不懈地做好應付可能面臨的任何城市戰場環境的準備。
  3.3 關于疏散與掩蔽的關系
  疏散與掩蔽都是城市防護的重要內容,為了減少全面設防的開支,各國無不在研究疏散與掩蔽的關系問題。由于疏散較掩蔽的花費小,相當多的大國(包括我國)都采取了臨戰疏散相當大一部分城市人口的策略,從而需要確定一個合理的疏散與掩蔽人口的比例。過去在我國人防建設中,曾有過要求疏散人口的比例,但缺乏依據,近年來進行了一些系統分析,仍不足以概括在疏散問題上的復雜情況,例如對于一旦大量疏散人口而戰爭最終并未爆發因而造成的嚴重后果,和一旦戰爭突然發生,根本不可能按原定比例疏散城市人口時可能出現的嚴重情況,都還沒有受到足夠的重視。實際上到目前為止,在任何國家都還沒有發生過因預測將發生戰爭或自然災害而實行的全國城市人口的大規模疏散,因為任何政府的決策機構要下這樣的決心,都不能不考慮大疏散后原有城市社會結構解體和生產停頓對國民經濟造成的破壞,以及大量人口從生產者轉變為單純消費者后給國家和社會將造成的沉重負擔。1962年古巴導彈危機期間,曾發生過美國一千多萬居民自發的疏散,結果商店被搶購一空,私人汽車擁塞公路,造成很大的混亂。因此可以說,在戰爭未爆發前,按照理想的比例對城市人口實行大規模疏散是不現實的,爭論以疏散為主還是以掩蔽為主是沒有實際意義的。這樣并不是否定疏散的重要性,而是應當尋求一種符合實際情況的,花費最少損失最小的疏散戰略。從我國的情況看,如果針對我國的戰爭從局部開始,并有擴大為全戰爭的可能時,再在不同地區有組織地疏散城市人口是較為現實的。前蘇聯在衛國戰爭開始后,才從西部將大量人口和工業設備向東部疏散,結果是有效的,如果在戰前進行則是不可想象的。另一方面,必須對一旦戰爭爆發而來不及疏散人口的情況做好準備,這并不等于說要花費巨大代價為每個城市居民提供一個防核的掩蔽位置,這同樣是不現實的。因此,充分發揮以城市地下空間為主的各種城市空間和建筑空間的防護潛力,為每個城市居民提供一處能抗御多種城市災害(包括戰爭)的安全空間,是解決疏散與掩蔽關系問題的較為合理和有效的途徑。
  3.4 關于“防護空間”與“非防護空間”的概念
  在我國城市地下空間利用以人防工程為主體的時期,幾乎所有地下工程都按“三防”要求建設,都是“防護空間”。但是到80年代中期以后,由于城市土地批租的實行,舊城改造在引入外資的推動下,逐漸形成了相當的規模。在這一過程中,地下空間被大量開發利用,因而出現了不可能全部地下工程都按現行人防工程標準修建的問題。1984年9號文件規定了新建建筑物中必須保證安排的人防部分面積比例,其余大量地下空間可不按人防標準設計。于是出現一種提法、稱這部分地下空間為“非防護空間”。實際上,把地下空間區分為防護與非防護兩部分是不準確的,因為地下空間本身就具備相當強的防護能力,相對于地面空間來說都是防護空間,所不同的僅在于防護標準。因此,按“三防”要求設計的可作為人防的核心工程,不按“三防”要求但采取預留和應急加固措施的工程則作為外圍(或稱一般)工程,同樣應納入人防工程體系,這樣就可以不用專門的投資而獲得大量的防護空間,充分發揮地下空間的防護潛能,在戰時防護和平時防災中都可以起到重要作用,對于提高城市的總體防護能力是十分有益的。
  3.5 關于城市防護與城市防災的關系
  戰爭本屬城市災害中的一種人為災害,在對城市的危害和所采取的抗 
  御措施等許多方面與其他災害都是一致的。我國城市人防建設開始較早,已經有一定的基礎,但對于城市防災問題的綜合研究起步較遲,對需要把城市防護與防災統一起來,雖然已經提出這個問題,但至今尚未取得完全的共識,實行起來在體制上也存在一定困難。這個問題在長時間不發生戰爭的情況下就更為突出,因為將大量財力和物力投入到單純為防御未來戰爭的人防建設上,民眾越來越難以接受,人防建設必然會因社會各方面的不理解而受到阻力而失去活力。因此為了長期堅持人防建設,為了擺脫人防建設所處的困境,應當擴大人防建設與城市建設相結合的內涵,實行城市防護與防災的結合,才是人防建設的發展方向。在國外,“民防”的概念,早已在不同程度上包括了對平時災害的防御;我國雖有少數省市已將人防和抗震等防災機構合并,但與建立城市綜合防災體系相距尚遠。
                        
  4 我國人防建設宜做的戰略調整
  從以上的一些觀點和看法出發,對我國城市人民防空建設發展戰略在新形勢下宜做的戰略性調整提出下面幾點建議:
  (1) 
  長期堅持民防建設,實行全方位、低標準、多功能的設防戰略,從我國所處的政治地理環境看,和從我國處在資本主義國家四面包圍的情況出發,采取全方位設防的方針,使每一個中等以上城市都具備一定的防護能力,更有助于適應現在還難以預料的未來國際形勢的變化,使整個國家的總體防護能力得到加強。這里所說的“低標準”,是相對于過去一律按“三防”要求的防護標準而言,是在城市大范圍內以地下空間固有的防護能力為基礎,保留在必要時提高其防護能力的余地,這樣就可以靈活地應付各種可能的襲擊,更能適應現代戰爭的特點。“多功能”是除戰時功能外,兼有平時防災和平時使用的功能,具有綜合的效益。
  (2) 
  城市防空的主要對象為高科技常規武器,一般不考慮直接命中;只有重要或核心工程考慮對核武器的防護,以對工程的應急加固和防護設施的平戰轉換為主要措施。對生物、化學武器一般不進行集體防護,主要依靠大空間密閉隔絕和個人防毒器材的使用。
  (3) 
  臨戰疏散僅限于可能遭到第一次打擊的城市中的重點目標地區,其城市則視戰爭開始后的情況決定是否進行有組織的人口疏散,最大限度地避免大規模的社會結構解體。
   (4) 
  除指揮、通信等重要專業性工程外,大量的人員掩蔽空間在城市地下空間的開發利用中自然形成;充分利用城市各類地下空間自身的防護性能,廣泛地作為防擴空間使用,使人防工程建設從強制性執行計劃變成有吸引力的開發城市地下空間的自覺行動。
  (5) 
  城市防護體系與防災體系在規劃、建設、管理等方面實行統一,建立城市綜合防災體系。考慮到城市防護與防災有多方面的共同性和互補性,如能集中有限的人力物力財力和城市空間,形成一個統一領導下的城市綜合防災體系,則不但有利于提高城市的總體抗 災抗毀能力,同時也有助于改變人防系統孤軍奮戰的局面,在長期的和平環境中發揮自己應有的作用。
           
  以上內容僅供參考,并不代表本站的觀點!

已瀏覽 次 發布時間:2010年11月21日 信息來源:江蘇省人防企業協會
澳门星际赌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