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網站首頁 - 會際交流 - 專家稱全國人大6月討論緊急狀態法
專家稱全國人大6月討論緊急狀態法
清華大學公共管理學院法學教授于安,是國務院法制辦公室委托的“緊急狀態法立法研究項目”負責人。他介紹,關于在制定緊急狀態法和總體預案的先后順序上一直有爭論,從目前來看,最后還是總體預案先行一步,而緊急狀態法要到今年6月才交付全國人大討論通過。

  他認為,這樣的安排有其必然和合理的地方,因為,近年來,我國各類突發事件,尤其是一些危害公共安全的事件,給國家,社會,尤其是老百姓的生活帶來了很大的影響,究其原因,可以看出有關方面協調不力,配合不夠以及信息報送不準確,信息披露不及時。在這種情況下,國務院盡快出臺總體預案,避免在緊急狀態法出臺之前一段時間出現管理漏洞,使得相關事件的處理能更加科學、及時和準確,其現實意義和迫切性就很明顯了。

  于安教授說,總體預案的實施有兩個前提,一是在非經法律授權的情況下,不能損害或侵犯公民的基本權利,也不能停止或剝奪公民合法權利的行使和履行。二是必須對緊急情況下或突發事件發生時啟動的特別措施進行分級管理。這是因為,任何政府機關行使行政管理職能都必須遵守比例原則,必須根據所應采取措施的范圍、緊急程度以及要達到的目的采取相應的措施,因為不同范圍、不同程度的應對措施所付出的成本,帶來的危害都是不同的,因此不能無原則地或者說隨意地動用緊急措施。從法律和行政管理的角度講,只有在發生危害公共利益的前提下,才能啟動特別預案,采用特別措施,這就限制了發生很小的事件而采用極端管理措施的權力,也制約了這種濫用行政資源的行為發生的可能性。

  于安教授說,要保證政府啟動預案的準確性、及時性,就必須保證政府獲得的信息是準確的、及時的,任何扭曲的和不真實的信息匯聚都可能影響到政府決策的及時和準確,因此,預案在這方面作出相應規定是及時的和必須的。他說,政府獲得的信息準確與否、完整與否,取決于兩個因素:一是技術、二是人。對于前者,應該說,根據目前的科技發展,和我國信息化推進速度,已經基本解決了,那么剩下的可能影響因素就是人。從目前發生的情況來看,也主要在這方面,有些地方領導出于這樣那樣的考慮,瞞報漏報緩報甚至隱匿不報的現象還常有發生,這次緊急預案就此做出相應規定,誓言追究責任,是應該的,是履行行政管理職能和權力的要求。

  于安教授說,在任何一個突發事件或緊急情況下,老百姓尤其是當地老百姓都是事件的參與者,要想盡快解決問題,一個最重要的辦法就是獲得這些老百姓的理解、支持和參與。從總體預案的規定來看,部分地解決了這一問題,但是還需要在法律層次作進一步確認,并上升到不執行造成惡果要追究法律責任的水準,確保任何突發事件來臨時,這一問題能獲得很好的解決。事實證明,公開要比封閉好。

已瀏覽 次 發布時間:2010年11月21日 信息來源:江蘇省人防企業協會
澳门星际赌场